2016-08-15 周立伟 善恩英文名著精读
纽约长岛非裔学生Kwasi Enin获得全部IVY录取 相信大家经常听到这样的故事:一名亚裔美国学生SAT 2400分,高中GPA绩点4.2,多门AP满分,各种奖项,被所有常春藤大学全部拒绝。而同样一个非裔美国学生,SAT才2150分,GPA3.8,少量AP,少量奖项,却被全部8所常春藤大学录取。非常搞笑的是,这种赤裸裸的不平等背后的原因,却是一个叫做“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东西。今天,我们就和大家一起来学习一句和“Affirmative Action”有关的话。 “Considerable deference is owed to a university in defining those intangible characteristics, like student body diversity, that are central to its identity and educational mission, But still, it remains an enduring challenge to our Nation’s education system to reconcile the pursuit of diversity with the constitutional promise of equal treatment and dignity.” 【词汇】 1. deference,这个词源自于动词defer。作为动词,defer除了延期之意,还可以表示遵守,尊敬的意思(和to连用defer to)。这里的deference表示尊敬之意,等同于esteem或respect。如果defer作延期解释,其名词形式应该是deferral。同样一个动词,两个不同的意思对应着两个不同的名词形式,这样的现象在英语里蛮常见的。 2. intangible,不可见的,无形的。反义词tangible,可见的,有形的。例如,大至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文化是非常重要的intangible asset(无形资产)。 3. characteristic,作名词表示“特点,特性”。但也可以用形容词,表示“符合XXX的特点或特性”,类似于typical。例如,在会议上,Mike并没有表现出他的characteristic silence(符合他特点和特性的-常态的-沉默)。 4. identity-名词-身份,动词identify,表示认出,辨认。self-identity在美国有特殊的含义,往往指身份认同:我到底是男是女?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是一个无神论者还是一个基督徒?关于self-identity的文章,常常是SAT阅读理解考察的重点,也是极容易打动招生官的文书话题。还记得那个SAT才1900多就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的“同性恋男生”的故事吗? 5. enduring,源自动词endure-坚持,持久,等同于lasting,持续的,持久的。同源词durable-耐用的,持久的。经济学上的durable goods指的就是类似汽车、电视机这样的耐用消费品。 6. reconcile,动词-协调,调和。名词是reconciliation。该词往往有协调两方或多方冲突的事物。例如,reconcile demands with supplies-协调供需矛盾。变形词irreconcilable,不可调和的。 7. constitutional,源自于constitution,宪法-名词。但需要注意的是,constitution作名词还表示一个有机体的基本组成和构成。实际上仔细想想,这和宪法是一回事。 美国宪法 【语法】 语法上我们需要注意两点。 1. That are central to its identity and educational mission. 这是一个定语从句,用来修饰前面的characteristics。我们需要注意,因为被修饰的characteristics是一个复数,所以that这里也是一个复数概念,所以谓语动词要用are。另外,我们需要注意分析its的指代关系。its这里明显指的是“university”。关于指代的分析,在阅读时是需要一点的逻辑判断的。 2. It remains an enduring challenge to reconcile the pursuite of diversity with the consitutional promise of equal treatment and dignity. 这里是一句非常典型的it作为形式主语(formal subject)的用法,真正的主语是reconcile A with B这个结构。在英语里,有一个很普遍的原则:越重的越长的结构,不喜欢放在句子的前面,而喜欢放在最后面。我给这样的规则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沉淀规则-长的,重的结构自然沉淀到句子的尾部。 【修辞】 略去不谈。因为没什么好谈的。 【中文翻译】 相当多的敬意应该被给予(德州)大学,(因为)它在定义那些它不可见的一些特性,例如学生组成的多元性,而这些特性对于它的身份以及教育目标是极端重要的。当然,我们国家的教育系统依然面临着一个持久的挑战:(我们如何)协调对于多元性的追求,以及宪法所承诺的平等对待和平等的尊严。 【背景】 这句话摘自美国最高法院(U.S. Supreme Court)最近关于Fisher案的判决书。Fisher是一位来自美国德州的白人女高中生(话筒后的那位),成绩优秀。但在申请德州大学时被拒绝。而她的同班同学,虽然成绩远逊于她,仅仅因为是墨西哥裔,就被录取了。于是Fisher奋而起诉德州大学在招生过程中“歧视”。当然,这里的歧视指的是对她作为白人身份的歧视。最后,最高法院作出判决:德州大学的做法不构成歧视。 Fisher在美国最高法院门前接受媒体采访 这是美国最高法院自美国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去世后做出的一次重要的判决。因为美国的法律是判例法。一旦最高法院作出了判决,等于给同类型的case做出了先例(precedent),以后的判决会依据这些判例,想要翻盘很难。那些叫嚷着录取不公平的亚裔美国人(尤其是中国人和韩国人)基本上都可以歇着了,因为没戏。 Affirmative Action的逻辑是这样的:因为少数族裔黑、墨、穆,(没错-亚裔排除在外)在经济上处于弱势地位,在历史上也曾遭受过不公平的对待(其实华裔也遭受过不公正对待-排华法案),所以他们应该受到补偿性的优待(remedial preferential treatment),才能构成公正(justice)。基于这个原则,才有上面的这些故事发生。 这样的政策,尤其是背后折射出的情怀,让人感觉非常高尚—关怀弱势群体,帮助他们提高社会地位,从而达到人人平等的极乐社会。但细想,这却是明显有违美国宪法的。因为美国宪法规定: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所以,自从Affirmative Action在1961年被美国总统肯尼迪作为行政命令颁布后,就一直争议不断。其实道理也很简单:虽然黑人普遍经济状况差,但也不排除部分黑人很富裕。但affirmative action则不会考虑具体的个体情况,而直接予以优待。同样地,白人也未必一定富裕。这种不顾个体情况,依据肤色进行generalization(一刀切)的做法,引发了大量的民意反弹。根据多家美国民调机构的调查,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平权法案”过头了。 平权法案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少数族裔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但弊端却也一样显著。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Richard H. Sander提出了一个mismatch-不匹配-理论。理论很简单也容易理解:那些获得了优待而进入名校的学生,很多其实是进入了超出其学术能力的学校,这反而不利于这些学生完成学业。他分析到,如果取消affirmative action,非裔律师数量反而可以增长8%。原因在于,法学院很看重本科的GPA,许多优秀的黑人学生因为affirmative action被拔苗助长进入了太难的学校,影响了GPA,导致申请法学院成功率降低。 Richard的理论得到了我邻居Jan(白人)的亲身经历的证实。Jan硕士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的物理系,成绩优异。他申请了哈佛大学某位知名教授的String Theory(弦论-粒子物理学的一个现代分支)的博士生。但他和其他多位来自MIT的优秀生一样,纷纷被拒绝,而被录取的是一位非裔女生。非裔+女生,这是所谓的double minority(双重少数族裔),所以虽然她成绩一般,还是被录取了,尽管教授极力反对。后来,这位非裔女生显然学术能力不够,悻悻转学了。而这位可怜的教授,要等来年再招。。。 尽管争议不断,但民主党总统奥巴马还准备进一步扩大平权法案的范围。他建议,美国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应该雇佣更多的少数族裔,增加种族多元性。奥巴马总统的这一提议,严重伤害了亚裔的利益。因为硅谷的高科技公司-Google,Facebook-是很多亚裔(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圆梦之地,亚裔在数学和工程上的优势让他们得以在此安生立命。现在奥巴马要拿亚裔的最后一点福利开刀,取悦那些有着数千万张选票的少数族裔,这让中产都很寒心。很多亚裔团结起来,示威抗争。但遗憾的是,虽然中国人口有14亿,但在美国的华人数量才不过500万,和民主党极力维持的铁票阵营-黑墨穆-相比,处于绝对的劣势。 华人们无力的呼喊 这也是为什么这届美国总统大选,华人都倾向于支持更加传统保守的共和党人川普。因为川普的理念很简单:不管肤色、族裔,一切凭能力说事。 最后,读者会问:让我的孩子上哈佛的秘密武器在哪里?答案是:娶个黑人或嫁个黑人,就像奥巴马的母亲一样。也许是一个玩笑,但事实就是如此的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