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8 自豪的可怜虫 美国华人之声
编辑:自豪的可怜虫 来源:田园   … …从得知trump要竞选开始,觉得他是个笑话,听听他的演说,慢慢地觉得有些道理。   我八年前为支持希拉里成为注册民主党,但工作环境改变了我。我在城市边缘的下中产区教书。感谢那些不努力,寄生在社保系统里的学生。在我自己掏腰包为他们买必要的笔和本子时(不然就没有)也看到了学校的Polo集团(所有的衣服都是这个牌子,这是我喜爱的牌子)更看到他们那可观的圣诞礼物。   我的经济条件的确比我的学生要好很多,但我从来没有给自己的孩子买过那么多的Poloshirt,那么多的圣诞礼物。当我拿出手机被他们嘲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cool指数太低了。我渐渐地变了,儿子说我趋于保守了。我开始怀疑我们赋税支持帮助的这些人真的是一时困难吗?   12年选举,学校搞模拟选举,一个学生说:当然选奥巴马,不然我家就拿不到政府的救济了。而这个学生,你们去想想吧,和我们的孩子太不同了。这让我意识到,我们赋税救济的不是穷人,是寄生虫。   今年听希拉里慷慨激昂地要让黑人孩子受到和白人孩子一样良好的教育。没错,我支持,我所工作的地方不富有,但学校不错,不论什么肤色(还是白人占大多数)的孩子坐在一起,同样的老师上课,一样的作业,可效果却相差很大。我的观察让我不得不问究竟是他们没机会,还是有机会却不努力?   谈教育,就要说AA,看着那些努力的孩子,因为是亚裔却上不了名校,我真的心疼,这中间有多少孩子因此抑郁,因为他们还年轻,凡事还在理想状态下,天真地以为努力会带来效果。同为父母的我开始担心。我不反对同等条件下把机会给黑人,南美人(我没用少数族裔,因为我坚定地认为我们更是少数族裔,可在有好处的时候,我们是被踢出来的)。   我会渐渐老去,身体开始出毛病的时候,我要看医生,而现在医生的门槛是高低不平的,那些AA进来的不合格的医生让我担心,我为自己很有可能撞到一个庸医的手下担心,这是我的切身利益,我愿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但这个人要在得到帮助期间自己努力,争取独立,而不是满足于我的帮助,躺在我的帮助之上混日子,甚至犯罪。我看到喜莱利在慷我的慨,拿我赋税的钱去养懒人,甚至垃圾的时候。我只能向右转,去认真地听听Trump的演说,去了解他的理念。慢慢的变成去支持Trump。   (编著注:文中提到医生的AA是另一个战场的AA。很多非洲裔愤愤不平,为什么高收入职业医生都是白人和亚裔?医疗行业是不是种族歧视?所以在这方面压力下从医学院开始慢慢按照种族增加非洲裔学生和医生的比例。也就是说可能这位医生在医疗技术或者经验不够没关系,只要你是非洲裔,刚好赶上了,你就能上。而如果出了医疗事故也不用太担心,因为是平权进来的,为了保障族裔的公平就业,医疗事故也基本不会对他们追责。其实各个行业都在默默进行类似”民权改革”,笔者听闻在麻州一个听证会上有人对注册会计师CPA99%都被白人垄断感到愤怒,所以麻州平权委员会正在积极工作,要力保黑人在CPA这部分就业得到充分保障。)   如果你觉得这种平权改革是非常好的,你可以考虑在11月大选中投希拉里,如果你认为这种平权改革很荒谬,那么恭喜你你属于川普阵营,用希拉里在纽约一次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筹款会上的话,你归于 the basket of deplorables 无耻之徒了。   这次大选没有中间派,因为这样的平权改革正在进行,不反对就是支持。11月8日,用你的选票说话。(提醒:各州投票注册截止日各不相同,大部分到10月11日截至) 网文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