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8 老刘 念念的杂谈
  今年正好是四年一度美国大选年。星期一晚上,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候选人川普举行了第一次总统辩论。据说全美国预计将有1亿人观看此次总统辩论,甚至可能打破美国历史最高收视纪录——2015年超级碗决赛的1.14亿人。我也是第一次观看现场直播的总统辩论,两位候选人唇枪舌战、互相伤害,嘴架打得好不热闹。正好借着这个话题,随便聊聊美国大选。 顺便说一下,第一场辩论在纽约州Hempstead地区的Hofstra University举办,一所我从没听说过的大学。我挺奇怪,为什么不在哥大或者NYU这样的知名大学举办?后来听说是Hofstra University花了1400万美元买下第一场总统辩论会的承办权,算是对学校知名度的一次全国推广吧,这学校也是蛮拼的。后两场辩论分别在密苏里州的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和内华达州的University of Nevada, Las Vegas。如果Harvard或Yale花这么多钱去打这种广告,肯定会被校友骂死。   一、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基本理念区别   共和党,Republican,其理念属于保守主义(Conservative),或者叫右派。比如在英国,持有类似理念的就叫保守党。民主党,Democrats,其理念属于自由主义(Liberalism),或者叫左派(注,跟国内对左派和右派的定义大相径庭)。   保守主义这个词,并没有贬义的意思,没有中文里面“保守”一词所对应的“闭塞、固步自封”的负面意思。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主要是在社会理念方面的分歧。最核心的一点是对社会公平的理念分歧。保守主义认为政府去直接干涉社会运行本身即是不公平的,主张小政府低福利,政府部门越小越好。自由主义认为政府有义务去促进社会平等,而政府部门有必要为了实现“均贫富”去主动干涉社会运行,主张大政府高福利。举个例子,如果你收入较高,家里买了两台电视,而你的邻居收入较低买不起电视,共和党认为只要你没有非法所得,那么收入差别体现的是个人先天条件和后天努力的区别,只要你的邻居饿不死,这没什么不公平,因此共和党主张在保证穷人基本福利的基础上,政府尽量不去干涉。民主党则认为,这样是不公平的,你少一台电视也影响不大,但你邻居有没有电视则是本质的区别,所以政府要把你家富余的一台电视,分给你的邻居,在政策上体现就是增加高收入者的税收,补贴低收入者。这种对社会公平的理念分歧,没有绝对的对错。共和党更加看重创造社会公平竞争的环境,民主党更加看重实现社会公平的结果。   共和党和民主党其他的理念分歧还有很多,共和党更加遵循基督教的传统教义,反对同性婚姻、禁止堕胎,(这里看出有点保守了吧),民主党则支持同性婚姻和堕胎权。另外比如奥巴马总统今年发布了一项“同厕令”,要求所有公立学校允许“跨性别”学生根据“心理性别”而不是“生理性别”选择相应卫生间。简单说,就是如果一个男人认为自己内心是女人,那么他就可以进女厕所,无论做没做变性手术。“同厕令”在美国引起广泛的争议,共和党自然是激烈反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同厕令”有点左的过头了,不能为了照顾少数“跨性别”学生的感受,而不顾大多数普通学生的感受。一大波美国人就因为这条“同厕令”,转而投票给川普了,你说民主党这么做值得么?   二、支持者   低收入者:由于民主党的社会福利政策更加激进,因此在平均收入较低的黑人人口和西裔人口(主要是墨西哥和南美洲移民)中,支持民主党的占较大比例。穆斯林人口普遍支持民主党。低收入的白人阶层,也从民主党的福利政策中收益,理论上应当支持民主党的较多。但近年来,美国国内的种族矛盾呈现上升趋势(川普很聪明的利用了这一点),一部分低收入的白人认为来自墨西哥和中东的移民抢走了他们的饭碗,因此转而支持对移民政策更加严格的共和党。   农民,基本支持共和党。美国的农民不等于是低收入者,上面提到的支持民主党的低收入者,主要是指生活在纽约、洛杉矶、芝加哥等城市里的穷人。虽然美国是个工业化国家,但农民数量其实也不少,主要在中部和南部地区。农民思想相对保守,多为虔诚的新教徒。他们奉行靠自己白手起家实现美国梦的理念,对国家和世界大事不是很关心,反对大政府,认为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事情,社会自然就好了,这与共和党的理念相符合。   中产阶级,支持共和党的多,因为民主党的加税政策,板子打在中产阶级身上可是结结实实的。对于特别有钱的阶层,可以通过雇佣律师和会计师提供各种专业避税手段,降低自己的税务负担,而中产阶级只能老老实实交税。假如每年多交一两万美元税,对普通中产阶级家庭影响还是挺大的,但是不足以去支付律师和会计师的服务费用。   军队、警察,传统上支持共和党的多。共和党历来支持增加军费和国防开支。因此军火武器行业(小到生产刀剑、大到制造飞机航母),普遍支持共和党。   传统能源行业,支持共和党的多。民主党支持者给共和党起的外号之一是“Oil Party”。布什家族在石油行业的投资就很庞大。新能源行业普遍支持民主党,因为共和党对新能源不怎么感冒。   学术界、文化界、影视界人士,大部分支持民主党,因此美国的文化传媒界明显左倾,在宣传上对民主党很有利。   互联网行业、硅谷的公司,支持民主党的多,IT精英们貌似偏左一些。比如,苹果的库克是同性恋,Facebook的小扎是犹太人,这两类人都是民主党的铁杆。   华尔街的金融界,支持民主党的多,貌似是因为民主党对金融创新比较宽容,金融监管也较松。民主党这几届的总统候选人筹款都胜过共和党。   三、当选总统的票数   美国的总统选举不是根据全国普选的票数(2000年,戈尔比小布什多了53万多张普选票,但输了大选)而是根据选举团的票数,总共538票,按照每个州在国会所占的席位分布(总票数不变,但各州票数会根据人口变化而调整),例如最多的加州有55位议员,那么就有55张选举团票,最少的如阿拉斯加或佛蒙特州只有3票。在单一的州内,根据州内普选的票数,赢者通吃。当选总统需要拿到不少于270张票。如果两人都拿到了269票打成平手,这种情况其实还从没发生过,根据美国的宪法将由国会投票来决定谁当总统,众议院决定总统的人选,参议院决定副总统的人选。   四、红州蓝州   传统上支持民主党的州叫蓝州,反之叫红州。最有名的蓝州是加州和纽约州,是民主党的铁仓,或者叫深蓝州,加州有55票,纽约州31票。共和党的铁仓,或者叫深红州,最有名的是德克萨斯州,有34票。两党候选人都不会去对方的铁仓花大力气开展宣传拉票活动,因为纯粹是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真正决定总统人选的其实是摇摆州。 五、摇摆州   摇摆州是历史上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无明显优势的州,在历届大选中经常会倒向不同的政党,频频摇摆。这些“摇摆州”的选票才是竞选双方争夺的重点。得摇摆州者得天下!   从最近几届选举来看,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俄亥俄、科罗拉多、威斯康星、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密西根、明尼苏达等十多个州属于摇摆州。   摇摆州里最有名的是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分别有29票、21票和20票(不同年份各州票数会上下变化几张,但总票数538张不变)。举个例子,2012年大选,奥巴马以332票对206票战胜罗姆尼,优势看似非常明显。但实际上,奥巴马虽然拿下了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和俄亥俄三大摇摆州,领先优势都不大。如果罗姆尼人品爆发一下能拿下这三州,最终选票将是262票对276票,那就是共和党入主白宫了。所以奥巴马在2012年其实胜的也是不容易。   2000年小布什更是赢得极为惊险,戈尔在全国比小布什多了53万多张普选票,但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总共只赢了戈尔537张普选票,凭借赢者通吃的规则,一举拿到了当年佛罗里达州的25张选举团票,最终以271票对266票,险胜戈尔。   这就是“得摇摆州者得天下”的道理!   六、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国最高法院有9名最高大法官。为什么总统选举会和最高法院大法官有关系呢?其实关系非常大。因为美国的最高大法官需要由总统亲自提名,参议院通过后任命。大法官一旦任命,非经国会弹劾不得免职。   大法官为终身职位! 大法官为终身职位! 大法官为终身职位! 重要的话说三遍!   在美国三权分立的政治架构下,最高法院是宪法的最终解释机关,其对政府和国会有很大的制衡作用。   最高法院大法官分成保守派和自由派(对应共和党和民主党)。由于大法官为终身职位,有些大法官的理念也会与时俱进,随着岁月流逝,有些大法官也会逐渐偏向中间派、甚至另一方的理念(比如肯尼迪大法官是由共和党里根总统提名,早先为保守派,目前立场属于中间派)。   由于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中的中流砥柱,79岁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在度假时突然病逝(在美国导致了非常深远的影响),现在只有8名大法官在任。奥巴马旋即在2016年3月提名自由派的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首席法官梅里克·加兰德补任,但是遭到参议院共和党抵制,至今没进入投票表决程序。预计这一名额将会在新总统就任后才能确定了。   现任的8名大法官中,被认为属于保守派的有3名(约翰·罗伯茨、克拉伦斯·托马斯、萨缪尔·阿利托)、自由派的有4名(露丝·金斯伯格、斯蒂芬·布雷耶、索尼娅·索托马约尔、艾琳娜·凯根)、还有1名属于中间派(安东尼·肯尼迪)。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在美国影响非常大的Fisher案。Fisher案是一个窗口,其案情本身并不复杂,但一直打了8年,最后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从中透视出共和党/保守派vs民主党/自由派,对于“平权”理念上的分歧。Abigail Fisher是一名白人女生,2008年,Fisher申请德克萨斯大学Austin分校,被该校拒绝。Fisher不服并指出,平时成绩及考试分数比她低的黑人学生却获得录取,她被拒是因为她是白人(这里指给大学录取时学校给黑人、西裔等少数族裔加分,但不包括亚裔,导致同样成绩的白人无法被录取),录取评判标准违反了美国宪法赋予她的平等权利。因此Fisher在2008年第一次对德克萨斯大学提起诉讼,状告学校录取时反向歧视自己,然后这个案子一直打了8年,最后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   不久前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在2015年12月就Fisher案进行听证时,曾质疑是否应该把学业尚未准备好的黑人学生通过平权法案照顾到德克萨斯大学,而此言论被左派媒体扭曲为对黑人学生的歧视。但其实斯卡利亚大法官一生主张以宪法制定者的原意来指导最高法院的判决,他认为如果放弃宪法的原意而允许法官无拘无束地解读宪法,不但是危险的,而且实际上是反民主的。   在大学录取这一重要问题上,大学在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是否违反宪法,是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核心分歧。保守派认为,大学录取应该以成绩而不是种族为考虑因素,对不同种族持相同的录取标准才是平等的。而自由派认为,黑人大学生比例显著低于人口比例,这体现了歧视,将种族背景考虑进录取因素才是更加平等的体现。   由于斯卡利亚大法官的突然离世,Fisher案在2016年7月宣判,最高法院最终以4比3的结果认定德克萨斯大学录取时考虑种族背景是合法的,并没有违反美国宪法的平等条约,因此判定Fisher败诉。其中,中间派的肯尼迪大法官与三位自由派大法官投了赞成票,自由派中属于温和自由派的凯根大法官投了弃权票,三位保守派大法官投了反对票。至此,属于强硬保守派的斯卡利亚大法官的突然离世,对美国今后的教育平等问题,产生了巨大深远的影响。 Fisher案的判决,对华裔学生产生了巨大的不利影响。长期以来,华裔学生由于学习刻苦成绩高,在大学录取比例中,远高于华裔人口的比例。今后,美国的大学都可以根据Fisher案的判决,给黑人、西裔等少数族裔在录取过程中额外加分,以增加其录取比例。   由于大法官终身任职,因此下一位大法官属于保守派还是自由派就至关重要。川普明确表示其任期内,只会提名保守派大法官人选。如果川普当选总统,最高法院将重回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均衡形式;而希拉里当选,最高法院将形成自由派长期占据绝对多数的局面。   因此,也有选民认为本次总统选举的重要性甚至还比不上大法官人选问题。因为总统当得不好,四年以后就可以换了,而大法官一旦任命,就是终身任职了。   七、花絮Les Deplorables Deplorable一词的意思是very bad in a way that causes shock, fear, or disgust. 希拉里在一次竞选演讲中声称川普的支持者里,有一半是"basket of deplorables",并且后面还加了一系列名词,“they are racist, sexist, homophobic, xenophobic, Islamaphobic, you name it "。意思就是“这些人是种族歧视者、性别歧视者、恐同者、恐外者、恐绿者,不一而足”。这话说的确实有点重了,川普的团队就抓住希拉里的这次失言,起了个宣传口号“Les Deplorables”,取自雨果的名著《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比喻川普要带领草根民众,像攻破巴士底狱那样打破左派精英的政治垄断。川普每到一地展开竞选宣传,都要在音乐剧《Les Miserables》中悲凉雄壮的主题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伴奏下走上演讲台,撩得台下民众气氛沸腾,也真是够能折腾的! 八、辩论观感   昨天的电视辩论,我的感受是希拉里不愧有几十年律师和政治家的经验,口才极佳,讲话条理清晰、意思连贯,并且气场很强,抓着川普的弱点穷追猛打;而川普讲话语速过快并且思维跳跃性太强,大部分时间是在应付希拉里的攻击,为自己辩解,主动攻击性不强。从口才和气场上来说,川普无疑差了一大截。   但是事后美国各媒体搜集的观众意见,网民一边倒的是选择川普赢得了辩论的胜利,大出我的意料。 我想,大概是由于希拉里虽然话说的很漂亮,但都是“政治正确”的那一套,有点背稿子的感觉,内容空洞,没有对未来进行改变的措施。比如奥巴马正在全力为希拉里拉票,希拉里必须不能说奥巴马的坏话,所以说的都是这8年来,失业率下降了多少、犯罪率下降了多少,全篇都是对奥巴马歌功颂德顺便夸奖自己,对民众不满的方面避而不谈。试想一下,如果民众对奥巴马满意度其实不怎么高,一味吹捧奥巴马只会让民众反感,虽然话都说的很漂亮很政治正确。你体会一下,就类似与你听国内开两会时,总理做政府工作报告的那种感觉,你是不是会听得很感动很激动呢?有没有点“不接地气”的感觉?   川普这方面,倒是给人一种很接地气、话糙理不糙那种感觉,不过仅仅是感觉。其实我觉得川普是话糙理更糙,比如中国、墨西哥偷走了多少多少美国国内工作岗位、要在墨西哥建墙之类的话。但是没准美国底层大众更爱听这些“政治不正确”的话并且愿意相信之呢?我反正是搞不懂了。   不过主流民调显示,希拉里还是领先几个百分点,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得摇摆州者得天下”,两位下一步还是得去宾州、佛州、俄州等大的摇摆州拜票去了。这届大选,谁也不会轻松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