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希拉里,中学生有话说 

2016-07-26 那鸿 禾场雨
我越来越喜欢跟女儿谈讨信仰和政治的话题,起初是在我们交谈中,有潜移默化她的意思,但现在渐渐出现她的思路超出我的想象力捕捉的情况,所以我更喜欢跟她聊聊。周日中午喊她吃饭!她说不饿。
我说:下来,妈咪有事情想跟你聊聊。
她摆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呻吟着:妈咪,我再有几天就钢琴大赛了,我不想谈政治哦。
我说:就一会儿。
她说:我在自学韩语哦,你别搅合。
我说:学什么韩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听那些韩国l流行歌。你下来,很好玩的一问题,不算是政治,只沾一点边。
她一下子笑了,弯腰把自己搭在轩栏上,胳膊耷拉着,一摇一摆懒洋洋地哼唧:嗯,不想说么。
好吧,不勉强人家了。
Inline image
晚上带她去钢琴排练,回来时挺晚了,赶紧给她弄好吃的,又洗了樱桃娘儿俩吃。趁着这个机会,赶快说:姑娘啊,妈问你一件事哈,想听听你的看法。我有个朋友吧,她是在教会做青少年福音这一块。她本来呢,是每次都毫不犹豫投共和党,可是她教会的年轻人大多数投民主党,纷纷找一些赞美希拉里的文章给她看,试图说服她。好像这一次她不投希拉里,这批年轻人就不再佩服她,欣赏她了,她很担心自己失去他们的信任,转而不再听福音了。你说这可怎么办?你们年轻人怎么这么难搞?
女儿说:教导神话语的人,为什么跟随无知的人呢?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无知的人?
女儿:希拉里很愚蠢,投票给愚昧人,不是无知吗?
我:希拉里愚昧?这从何说起?
女儿:克林顿跟另一个女人搞丑闻,她还不跟他离婚,不是很愚蠢吗?
我:原来你这么看她。也许她很爱他,不舍得离吧。
女儿:没人相信他们很相爱,他们根本过不到一起。
我:要是那样,她怎么会不离婚?
女儿:所以她很蠢啊。
我:我是说,她也可能是饶恕了他。难道你从不饶恕人吗?
女儿:不是一回事。别的事可以饶恕,不爱了,没有什么饶恕可言。凑合在一起,就是很蠢。
我:你这个孩子,难道圣经上不是说要饶恕别人的过犯吗?也许希拉里遵循主耶稣的教导。
女儿:妈咪你混淆概念。饶恕不等于迁就委屈。希拉里是不是饶恕克林顿,是她和神之间的事,但是克林顿给她这样的羞辱,希拉里使劲吞咽苦果,还打肿脸充胖子,就是愚不可及。
我:要是她就是从圣经的角度来处理这个问题的呢?
女儿:别老扯圣经,什么事都扯圣经的是你!要是希拉里什么都扯圣经,她会支持堕胎吗?她那么忍受克林顿,好意思标榜自己替女人争取合法权益?
我:也许用实际行动给女人做饶恕的榜样呢?
女儿:得了吧,要是那样,她干脆直接教导圣经好了。她就不会满天下赞美同性恋合法化了。你也知道同情同性恋者,与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同性恋已经是神所厌恶的了,希拉里为了拉选票,不惜一切跟圣经教导对着干,可以把圣经抛开的那么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再告诉别人希拉里高举圣经的教导,会让人笑话的。
我:。。。。
女儿:这正说明了只有无知的人才会投票给希拉里。
我:。。。。
女儿:妈咪我们学校无知的小民主党一抓一大把,我每次都把他们问倒。你那位朋友应该做她教会青年人的工作,教导他们为什么投川普的道理,怎么反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我:不是了,我朋友说担心自己政治上出错。
女儿:那就教导他们按照圣经的原则去投票啊。
我:这我就不好意思去跟她说应该怎么做了,毕竟是人家的工作。
女儿:什么叫人家的工作,她不是做神家的工作吗?
我:。。。
女儿:要么她就教导他们不要去投票。
我:那是为什么?人家有权利投票哦。
女儿:又要投票,又要跟圣经的教导反着来投票,还要赚一个基督徒投票率,天底下哪有这么混乱的逻辑。
Inline image
我:不是啦,闺女,我的感觉吧,很多华人可能有一部分是出于亚裔的惯性投民主党,他们先预设了投票给谁,自然就拼命替候选人寻找能感动他们自己的借口,也心甘情愿被这样的文章欺骗。但也不乏一些人爱心泛滥,感到民主党爱穷人,爱不可爱的人。
女儿:妈咪,也许那些年轻人爱穷人,但我不相信希拉里爱穷人。你要问我证据,我只能说,直觉。
我:希拉里有本事把那么多穷人、少数族裔、各种犯罪的、没户口的、偷渡的都团结在一起,你不能说她不爱穷人吧?
女儿:希拉里才没有把这些人团结在一起呢。她是把他们团结在她下面,不是“One nationg under God." 而是"many nations under Hillary"  。但不是所有的穷人、少数族裔都无知,我们学校就有墨西哥族裔的学生不投民主党。也有一大批洗脑的白人专门跟着希拉里屁股后面跑,你问他们原因,他们就说感觉希拉里会赢,真是无脑。
我:哦,的确是!太对了!他们民主党做的最成功也是最让我恶心的,就是这个,分裂神的儿女,分裂神的国度,制造了无数争端,导致价值观日趋混乱的社会,各种矛盾激化,还自我感觉良好,整天搬一套四六不通的道理混淆是非,给自己漂白,这就叫政治正确。
女儿:嘻嘻,妈咪,按照政治正确,我说投票给希拉里是无知,都是触犯 了他们。
我:哦,真的是这样哦!
女儿:我只说他们无知,可是你知道他们怎么骂川普的吗?
我:耳闻过。没关系,我给你找段C经文垫补一下。
“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做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何西阿4:6)
好了,回到我的难题。我仍然不认为我朋友有勇气对她教会的年轻人说不。
Inline image
女儿:不用说不,只教导他们按照圣经的原则投票就好了。这难道不是教会给她的职责吗?
我:打住!这正是她最担心的,担心自己投错票,年轻人不尊重她,进而不听福音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纠结。
女儿:现在形势这么分明,还会投了错误票?若不能教导年轻人遵守神的话语,我看就教导他们投弃权票。因为听起来很像教会的年轻人拿灵魂与世俗的伦理道德做交易,落入输—输境地。与其输了神的义,不如只输投票权。
我(叹息):嗯,用世俗的爱取代神爱的真意,这完全是魔鬼的伎俩。耶稣基督最重要的两条教导:一是尽心、尽力、尽意、尽性爱主我们的神,二是爱人如己。不能爱神第一,爱人如己又从何说起。
女儿:那样的教会,干脆就叫希拉里投票培训班好了。不是牧者培训群羊,是群羊培训牧者。
我无言,我并不知道我的小孩如此锋锐,不是语言,是思维,如同利刃。我不敢跟她再多说了,唯恐再说下去,她会肆无忌惮说出更刺人的话来。她正处在说话最无忌讳,不想做任何修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