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月15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初选又一个“超级星期二”中,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赢了6个州中的5个州,迫使对手之一卢比奥宣布退选,并进一步拉大了与共和党迄今得票第二名科鲁兹联邦参议员之间的差距,二者票数相差达279票之多。 频遭攻击 民调却像坐了火箭 特朗普从参选以来几乎受到所有美国主流媒体的口诛笔伐,这些媒体包括左派的有线电视新闻网,全国广播公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右派媒体福克斯新闻网,华尔街日报。 令人惊奇的是,居然现在反特朗普的主力是以共和党建制派(establishment)为主的美国右翼政治势力!

特朗普在15日的胜选演说中说,除了他以外,美国历史上估计找不出来他这样的候选人:在过去的两周里,面临左右两方面近乎饱和的广告攻击还能取胜”。 16日早晨,共和党建制派人物,前议长贝纳就说,共和党不一定要选择得票最高的候选人参选总统,可能另外指派从未参选的现议长保罗瑞恩来代表共和党。这简直就是美国版的换柱风波。 共和党里的一些建制派(establishment)甚至表示,如果他最终代表共和党与民主党候选人(很可能是希拉里)对决,他们宁肯把票投给后者。 全球舆论已经有人在用“臭名昭著”这样的恶词描述特朗普了,视他为“墨索里尼”乃至“希特勒”。 各种关于他的负面新闻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有的小学教师甚至编童谣,教自己的学生唱来贬低特朗普。 用传统的政治教科书的理论判断,特朗普早就身败名裂退出选举了,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媒体越打压,建制派越攻击,他的民调就好像坐上了火箭一样直线上升,从参选到现在,已经长达9个月连续排名第一,更是赢得了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票,成为公认的共和党总统热门候选人。 他征服了包括黑人、墨西哥裔、高加索白人后裔、亚裔共和党选民,无论男女,受教育程度高低,收入高低,都压倒性多数地支持特朗普入住白宫。 甚至居然有20%的传统的民主党选民居然跨党派支持特朗普,他们宣布如果特朗普能代表共和党角逐白宫,他们将变成共和党选民。 很多对政治没有兴趣的选民也加入了这股洪流。现在的民调和选举数据让美国传统政治精英,让共和党建制派,让不可一世的媒体目瞪口呆而又无所适从。 直言美国病 特朗普的竞选可以用藐视建制派和媒体抹黑说起。 他直言不讳地列出了美国现在面临的几个问题。 第一是从墨西哥来的非法移民和毒品泛滥问题,他的解决方案居然是从中国获得的灵感,修一堵墙!而且,这堵墙的成本要墨西哥来付。 这个想法听起来很疯狂,特朗普解释过以后就变得极具操作性,因为美国对墨西哥有每年五百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而且美国在不断给墨西哥提供经济援助,很多美国公司,例如福特汽车公司等在墨西哥建厂来侵蚀美国制造业。 这样的背景下,如果停止外援,增加进口关税,完全可以做到让墨西哥付钱的竞选许诺。 第二,他要打击极端穆斯林恐怖主义,要临时限制穆斯林和叙利亚难民入境美国,因为他说极端组织可能通过难民渗透。比如最近发生在加利福尼亚的恐怖袭击就是明证。 我们暂且不说他这个做法是否合理,这个提法正好迎合了美国选民对恐怖袭击的恐惧心理。 第三就是公平贸易。这里首当其冲的是中国、日本和墨西哥。他提出中国日本和墨西哥正在侵蚀美国制造业的根基,方法是操纵汇率和进口关税。 这些想法如果在二十年以前提出,肯定得不到广大选民的认同,之所以现在能得到压到多数的支持,根本的原因是美国出了严重问题,而民主共和两党当权派以及美国的主流媒体评论员们装出这个国家“一切好好的”样子。 对于共和党选民来说,过去奥巴马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正在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社会结构,而共和党上层在获得众议院参议院多数以后,变得脱离美国实际,根本不能提出一个振兴国家的方案。 这次选举可以说是很多愤怒的共和党选民,通过投票来否定共和党建制派和媒体的左右,把票投给和建制派没有干系的特朗普和科鲁兹参议员,来报复了他们在过去的所作所为。 在过去的八年中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收入差距日益拉大,中产阶级收入严重缩水,从2000年以来,工资增长甚至为负!表面经济繁荣的好处都让少数人捞走了,普通民众的日子愈发艰难。 美国制造业蓝领工人无法同新兴国家的劳动者竞争,金融和高科技不断将他们边缘化,越来越多人正在失去对未来的希望。 这次大选将是二战以后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有一项民调显示,大约25%的黑人选民要投票给特朗普。 如果这是真的话,美国2016年的大选就结束了,因为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黑人选民投票投给共和党。在共和党最低潮的2008年,也有将近六成的白人选民支持共和党,而只有2%的黑人选民支持共和党。 不仅如此,传统支持民主党的几个州,例如密歇根,纽约和宾夕法尼亚,投票的主力是工会组织下的蓝领工人。这些人已经有30年没有投共和党了,而这次却坚定地站在特朗普身后,因为特朗普给他们了久违的希望。 美国制度纠错能力 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 特朗普能不能当选,甚至能不能获得共和党提名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建制派真的要和他同归于尽,完全可以通过内定其他候选人把特朗普换下去。 不过这样的话,就可以几乎保证民主党继续执政改变美国。我们还不知道建制派是不是会这样失去理智。 随着特朗普初选的一个接一个的胜利,建制派已经开始瓦解,参议员多数党主席麦卡多和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瑞恩已经开始和特朗普做私下的交易,共和党缅因州和新泽西州长更是直接宣布支持特朗普。 有趣的是,缅因州州长就在一个月以前还在声讨特朗普的言论。 从特朗普去年六月参选到现在,虽然还存在很多不定因素,但是一点已经明确,那就是美国标榜的民主制度的外衣,已经被扒的精光,利益集团赤裸裸的操纵媒体、操纵选举的丑陋行径已经大白于天下,美国所谓的依靠制度自我纠错的恢复能力,正在经历这前所未有的考验。 主流媒体的公正性更是被丢进了马桶,对特朗普的扭曲,颠倒黑白的报道已经被大众所摒弃,代之而起的是互联网的媒体革命。 也就是说,从冷战结束到现在,很多美国精英对此引以为豪的民主制度和独立媒体,已经成为皇帝的新衣,而这次扒下伪装的正是选举制度自己。更多的制度性缺陷严重拖累了这个国家。 中国可以学点什么? 这些现象对广大的中国人民有现实的教育意义。 那些被人为美化的“民主”制度实质上是一个被利益集团掌控的机器,随意碾压包括中国在内的对手。到去年六月,这台机器运转还算正常,无论是西藏问题、新疆问题、克里米亚问题、台湾问题还有阿拉伯之春,都能左右逢源,收放自如。 可是从去年6月开始这个机器出了问题,越来越多的愤怒的美国人民开始对这台机器发泄自己的不满,特朗普参选仅仅是一系列国内问题的导火索而已。 中国人民完全可以采取一种隔岸观火的态度来从这场近乎闹剧的大选中学到一些我们从未了解的民主制度的另一面。 最后说说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 从文化上,他对中国的文化是尊敬的。他曾经不止一次表达了对中国能在2000年以前就修建长城的壮举表示惊叹,他最著名的著作《谈判的艺术》(Art of the Deal),书名其实来自他对《孙子兵法》(art of the war)的追捧。 他在美国的生意也有很多的中国客户。他的小外孙女居然庆祝中国春节还会背诵我们耳熟能详的唐诗。不过他上台以后对中国的策略还不完全清楚。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政策将集中在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上。他已经对外宣称组建了一个由商业精英组成的贸易代表团队,重开和中国的贸易谈判更有甚者可能会威胁中国,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 如果读过他著作的人都明白,这些仅仅是虚张声势来换取谈判的筹码,也就是我们说的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不过随着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的步伐日益加快,中国的有识之士应当开始仔细研究一下,这个曾经被我们当作竞选花絮的政治人物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